每个人都应被世界温柔以待

一直认为,深圳是一个很好的城市,如果没有上下班高峰的拥挤就更完美了。每次上下班,我总会走到最末尾的车厢,虽然也很拥挤,但相对比中间车厢共呼吸的人数会少很多几个,也不容易出现下车时候谁的拉链头勾到谁的蕾丝衣服这种尴尬的事。


那天我如往常一样低头看着手机上了地铁,好惊喜,居然今天有座位,略微空荡的车厢突然传来一阵笑声,回头一望,一个中学生模样高高大大的身影,扶着栏杆转圈圈,笑呵呵的念叨着流利的英语,终于明白为什么单只这节车厢空着,突然觉得有点难过。这可能就是我昨天说的那种脑瘫儿童中的一类吧,在正常人眼里他们是另类的存在,而在他们眼中的世界又是什么样子的呢?


可能,我们需要的是更深入去了解他们的世界…

一封关于脑瘫患者的信  

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 对不起,我是个脑瘫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在很多人眼里,我从一生下来就有着永远无法治愈的疾病,虽然没有生命危险,但是一辈子活在悲剧中,整个家也必须跟着我受折磨。很多人觉得我生下来是个错误,放在疗养院浪费社会的资源,待在家里影响父母的心情,甚至出个门都影响市容。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从1岁开始,妈妈就带着我四处奔波求医,找到名医帮我做中医针灸和按摩。很多次,为了节省开支,我们租住在连厕所都没有的房子里,一下雨屋里屋外就泥泞不堪,我们在这样的环境里度过了漫长的求医时光。渐渐地,家里背负了巨额的债务,生活也开始陷入巨大困苦之中。身边的邻居、亲戚、朋友纷纷苦口婆心劝我爸妈,放弃我这个脑瘫,他们的生活会轻松很多,比现在幸福千万倍。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因此,我不仅饱受病痛的折磨,还一直满怀愧疚的煎熬。有时候,看着父母露出疲惫又无奈的笑容,我真觉得自己不该活在这个世界!可是,十几年如一日,每天天刚亮父母就起床,他们匆匆洗漱完毕,就拿出毛巾给我擦擦嘴角的口水,再拿出一个碗,小心翼翼的用小勺给我喂点水,将我安顿好才赶去上班。中午休息时间,他们也要挤出时间回家看我一眼。晚上下班推掉一切聚会应酬,第一时间赶回家照顾我。他们每天忙里忙外,不知有多少个清晨与星星作伴,不知有多少个昼夜与月亮为伍。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我就是个麻烦,若不是爸妈的坚持,我早就想告别了这个世界。可是,他们一直不放弃我的康复治疗,我4岁的时候妈妈就买了台复读机,和我一起读唐诗,反复地听反复地读,我记下了不少。对于我来说,最困难的是学习写字的过程,因为肢体不协调,我无法按照正常的姿势写字,力度小可能写不上,力度大铅笔又可能随时折断。一开始,一不小心就会从第一行田字格一直划到最后一行,我真想把这些全部撕掉,这样就全都解脱了。可是,妈妈每天都会帮我准备一大把削好的铅笔和全新的本子,耐心的教我写一笔一划,我又不忍心让妈妈失望。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终于,我会写自己的名字了!我才突然明白,我也可以和隔壁的小孩一样,背着书包去学校。虽然有人总是喜欢投来异样的眼光,总是盯着我不停地看,但是我不在意,妈妈告诉我要用自己的行动赢得别人的尊重。一道简单的题目,其他的小孩只需要花几秒钟,那我就多花几分钟,几个小时,总可以学会。对于我来说,有时异样的眼光,也是一种善意的鼓励,在证明我自己的坚强与乐观。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

       10岁那年,妈妈听说干细胞治疗手术可以帮助我改善病状,第一时间选择让我进行手术。手术后,我进行了3个月的康复训练。那时,每天的训练内容最少就是走上1万米,再做蹲起和其他肢体矫正训练。因为腰没有劲儿,我只能撅着屁股,两个脚尖着地,从最初用人搀扶到扶着栏杆走,再到最后自己走,彻底告别了轮椅,摔的碰的,经常青一块紫一块碰的,妈妈陪我度过了这段最艰难的时光。一直以来,我们过得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,不断地游走在绝望与崩溃的边缘,身心俱疲。可是,妈妈就像一个充满正能量的“小巨人”,帮我挪动每一小步,付出了太多常人难以想象的辛苦。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 

 妈妈说,只要看到我进步一点点,她就会深感欣慰。有人劝她把儿子放到养老院去,可妈妈不舍,她总是强调孩子是自己生的,不能把所有责任都推给社会,再苦再累,都得照顾好我,这是一份责任和义务!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

      正是有了妈妈的坚持,我基本和正常孩子没什么两样了,现在考上了最好的高中,成为了一个“奇迹”。我不知多少次在梦里想过,现在终于圆梦了。曾经,我以为我自己是个无法动弹的废物,是父母的麻烦,是大家的负担。可是,现在我发自内心地盼着独立,可以独立去超市购物,可以独立地在高中生活,可以独立地在社会中立足,甚至在未来,可以独立地照顾父母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

        写下这封信,只想告诉身边和我一样的人,无论你们是襁褓中的婴儿,还是轮椅上的成人,不要放弃希望,只有努力才能改变人生。也恳请各位父母,不要抛弃我们,我们需要你们的坚持和爱。对不起,我是脑瘫,可是我希望自己可以坚强活下去,像正常人一样活着。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

我想,我能做点什么更有意义的事情,为我这个假期画个美丽的句号。

服务热线400-161-7399深圳市福田区彩田路2009号瀚森大厦20F

关于我们 |联系我们 |新手指引 |常见问题

版权所有:深圳联合创业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粤ICP备15013099号-1

x

红金宝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有惊喜

x

扫一扫,下载红金宝手机客户端